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体育健身

面对网暴,“雪上女王”选择了战斗

时间:03-05 来源:体育健身 访问次数:90

面对网暴,“雪上女王”选择了战斗

“只是想去奥运赛场看看,顺便成为最年轻的高山滑雪冬奥冠军”的席弗琳连续第二年提名了年度最佳女运动员。上周,劳伦斯世界体育奖组委会公布了本年度各大奖项入围名单。米凯拉-席弗琳生涯第四次提名最佳年度女运动员奖,在过去的一整个赛季中,她是当之无愧的雪上女王——29岁的席弗琳已经手握95枚世界杯冠军奖牌!要知道“天才少女”谷爱凌作为自由式滑雪世界杯冠军总数纪录保持者也“仅有”14个世界杯冠军,数字“95”足以彰显席弗琳强大的统治力。女子回转、平行回转、大回转、超级大回转、滑降和高山全能项目的冠军都是席弗琳的囊中之物,她是唯一一个在高山滑雪世界杯所有6个比赛项目同时拿下金牌的第一人。资料图1995年3月,米凯拉-席弗琳出生在美国西部的科罗拉多州,她的母亲就曾是高山滑雪巡回赛的常客,父亲大学时也参加过学院组织的滑雪比赛。在父母的熏陶下,席弗琳8岁时就拥有了自己的滑雪板,也是在这一年,她在父母带回家的录像带中看到了自己精神偶像博德-米勒的比赛视频和纪录片。正是博德-米勒在比赛中呈现的状态让她在8岁时就立志成为一名滑雪运动员,这种状态无关成绩和纪录,只关注自身的体验,她说:“我尊重博德-米勒,他从未将奥运或者世锦赛看得太重,只是顺从本心驱使想去体验一下,而他更为在乎的只是想让自己成为一名优秀的高山滑雪运动员。他的这种处事态度让我在8岁就定义了我自己想要成为什么样的运动员。”席弗琳与母亲一路抱着体验人生想法的席弗琳14岁时就拿到了自己的第一个世界冠军。次年,15岁的她终于到了世界雪联规定的最低参赛年龄,对她来说,更大的舞台展开了。在席弗琳之前,美国高山滑雪的领军人物是如今已经退役的林赛-沃恩,然而美国民众似乎更关心林赛的花边新闻。相比之下,席弗琳则更显“纯粹”,她15岁开始参加国际雪联的比赛,当年的12月,她第八次参加国际比赛便斩获了诺美杯超级综合赛的冠军。此后她一路过关斩将,16岁在奥地利首次登上世界杯的领奖台、次年17岁的她拿到了自己职业生涯的第一个世界杯冠军。值得一提的是,虽然这两个雪季席弗琳几乎都在欧洲参加比赛,但她从未延误在校学习的成绩,17岁那年的6月,席弗琳顺利完成高中学业,所有课程均合格,拿到了毕业证书。席弗琳与林赛·沃恩(左)2014年,18岁的席弗琳第一次参加冬奥会,在索契冬奥会女子回转比赛中,她有惊无险地拿下了自己的第一块奥运金牌,成为该项目最年轻的冬奥会冠军。10年后,席弗琳在采访中颇有些凡尔赛的说自己人生中的大部分梦想都与奥运无关,甚至与参加何种比赛都无关,“我只是想去奥运赛场看看,顺便成为了最年轻的冬奥冠军,我一直在想的是如何成为更好的滑雪运动员。”奇妙的是,怀抱这种职业信条的席弗琳坦诚自己从未将成绩放在心上,因为“一旦我想的是获得胜利,那我100%会失败。而当我不去想获胜,而是专注去想比赛过程中的事,那么胜利自然就会眷顾我。”资料图于是2018年的平昌冬奥会,当时已经在高山滑雪界初现统治力的席弗琳拿下了大回转项目的金牌和混合项目银牌,但却在自己最擅长的女子回转项目中折戟仅拿到了第四名。这个第四名或许是某种预兆,5年后的北京冬奥会,已经27岁的席弗琳再次出战。但这次,席弗琳的表现几乎可以用灾难来形容,拿了一整个赛季巡回赛冠军的她愣是在奥运会中所有项目都失手了,仅在团体比赛中“混”了一个第四名,个人项目颗粒无收。随后,铺天盖地的恶评向她袭来。席弗琳展示网友的各种批评与咒骂“小丑”“真丢人”“傻X的金发妹”“loser(失败者)”,几乎每一天,席弗琳打开社交媒体,看到的都是这样的字眼。她决定做点什么。直面无端的攻击,对处在网暴中心的人来说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这会激起“喷子”们的逆反心理,从而带来更负面的反馈。北京冬奥会上的席弗琳失误频频但席弗琳不在乎这些,她将辱骂自己的恶评做成图片并写道:“难道要让这些笨蛋一次一次中伤你吗?或者,一次又一次地振作起来。选择振作是因为我可以,是因为当这些混蛋一直诋毁中伤你时,你仍然热爱着滑雪。虽然振作起来并不容易,但一次,两次,五次的奥运会失败又不意味着世界终结。““我想要重新回来,是因为今天前9个弯道对我来说如天堂般美丽,那才是我追求的意义。”3天后,席弗琳又发了一条视频作为回应,她说:“我那段话不是说给已经仇恨我的喷子们听的,因为无论如何,既然他们已经开喷了,你做什么对他们来说都无济于事,我才不会浪费时间在他们身上。我那段话是想说和我一样遭受网络暴力的人听的。”拜尔斯声援席弗琳这条真情实感的发声引来了很多体坛明星的声援,那年同处生涯低谷中的体操名将拜尔斯用三个爱心emoj向席弗琳表达支持。这不是席弗琳第一次品尝失败了,5年前的平昌冬奥会,席弗琳在自己最拿手项目女子回转中同样没能站上领奖台,比赛结束后,席弗琳在回去的大巴上向身边的人说:“我真想找个地洞钻进去,再也不出来了。”当时身边好友无法理解已经拿到一块金牌的席弗琳为何对自己要求如何苛刻。那次,席弗琳选择用伪装的轻松来应对网络上零星的恶评,但这一次,有一瞬她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自己、面对雪场、面对不友好的评论。与5年前的平昌相比,席弗琳更激进了。她的经纪人说自己打死也想不到正面回应恶评是席弗琳能做出来的事,“她总是要求完美,对我们的公关策略也一向如此,她不想让人们看到她不好的一面,更别说这种失败了。在她职业生涯的前8年,网络上对她的评价一直都是‘滑雪机器’。”这台机器在北京彻底失灵了,就连席弗琳自己也搞不懂,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或许是父亲的意外去世、疫情期间的隔离,又或许是新换教练的磨合、夺冠的期望和压力。她在之后的自述中提及:“那一刻,我可以给所有人一些官方的回复,我也可以摆出一副勇敢者的姿态回答一些车轱辘话,但事实是,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总之,失利的那些时刻,席弗琳慢步走下雪场,她只能尽可能走地慢一点,因为她不想面对终点线的媒体和等待她的教练,一度,她很理解那些对她感到失望的人,就连自己在面对镜头时也会说“我真糟糕,我搞砸了。”但当她坐在赛场的雪地里,试图复盘一切失败的源头,《冰雪奇缘2》中安娜在雪地里唱歌的场景复现在席弗琳的脑海,“do the next right thing”,席弗琳发觉自己不能也无法陷在过去的失败中,而是要看向未来,看向下一场比赛。父亲5年前的话也激励着她:“不要让恶评将你击倒”。冬奥会结束后,席弗琳经历了几个月的休整,她回到科罗拉多的老家,跟母亲和哥哥一起度过了几个月难得的家庭生活。更可贵的是,奥运会的失败似乎给了席弗琳生活改头换面的“机会”,她调侃说有时失败为你带来的东西可能远比成功多。暴露在观众面前的失败让席弗琳开始接纳真实的不完美的自己,她开始在社交媒体晒出自己跳舞的视频,这是她以前绝不会做的事,“虽然我从高中起就一直很喜欢跳舞,但以前我总觉得自己跳得不好看不完美,我羞于展示出来。而现在,我完全接受这样的分享,这是真实的我自己,我也不需要那么完美。”而当她在2023年卷土重来时,熟悉的感觉又回来了,这一年,席弗琳将个人世界杯冠军数量提升到87个,超越前辈林赛-沃恩。而且这个纪录还在一直被她自己超越。到目前为止,米凯拉-席弗琳已经拿到了个人世界杯的95胜,超越了瑞典选手斯滕马克的90胜,正式成为历史第一人。追求卓越的过程中必定伴随着各种困难。其实,早在青少年时期,运动成绩和学习压力也曾让席弗琳喘不过气。那时,她和好友佩奇喜欢在傍晚时分躺在学校的草地上,看落日一点点消失在威洛比湖面远处的山头。资料图时至今日,席弗琳仍喜欢抽出时间躺在草地看日落,期待着太阳再升起的新一天。“那一刻,我所想的并非比赛获胜的喜悦。而是独属于席弗琳生活的幸福瞬间。”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体育健身